主页 > 时尚新闻 >
乾隆朝江南文人承应剧人物之众多,场面之宏大_人文频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1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江南文人承应剧人物众多,场面宏大,剧作家利用不同的艺术形式表达相同的祝愿。在这些剧作中,载歌载舞是最为普遍的表现形式。

仙佛是迎銮承应戏中的主要形象,仙佛之舞自然也就是其中的主要内容。仙佛上下场大都是舞蹈动作,如《百灵效瑞》中“小旦扮善财,跳舞筋斗下”,《龙井茶歌》中“十四位罗汉同驾云上”,《三农得澍》中“扮电母引雷公上跳舞介,风伯雨师同上舞下”,《葛岭丹炉》开场“扮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元武四天将引六丁六甲神跳舞上”。又如,《忉利天》中“扮东南西北四大天王,武装,各执一旗同跳上”,“内锣鼓,付扮童子披发金箍短绣衣红?,施脂粉,手持金棰跳上”,“扮九罗汉手抬莲座,安置中间,上悬宝盖,各跳舞扑跌一回下”;《长生?》“生扮魁星上,跳舞一回”;《升平瑞》中“小生扮功曹舞上”。诸如此类,善财、罗汉、雷公、电母、风伯、雨师、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、四大天王、魁星、功曹等都成为舞蹈人物,利用形式多样的舞蹈动作上下场,丰富了舞台表演。

仙佛之外,众多的花鸟动物也成为舞蹈主体。《祥征冰茧》中,五色蛾多次出现,绕场飞舞,既有舞台效果,又寓丰收之意;《葛岭丹炉》中,开场“扮四青鸾、四白鹤上,绕场飞舞下”;《康衢乐》行雨开始前,“内奏细乐,扮凤凰翱翔,百鸟随绕下”,五色蛾、青鸾、白鹤、凤凰、百鸟都是祥瑞之物,蛾儿、鸟儿飞舞把观众带入飘逸脱俗的艺术境界。《长生?》剧中“丑扮金蟾,持金钱一串跳舞”,扮咬脐持枪追赶兔儿,通过金蟾、兔儿的扮相特点,把刘海戏金蟾、咬脐郎射兔儿进行演绎,幽默滑稽,有着比较好的舞台效果。

文人承应剧中有云舞、字舞、干舞、羽舞、十番舞、灯舞、拜佛舞、合璧连珠舞等。《瑞献天台》开场“内风起,作五色云满场围绕介”;《百灵效瑞》中现“天子万年”字样,《仙酝延龄》中“众仙所捧仙酝仙桃各献出‘万寿无疆’字样”;《群仙祝寿》中,王母命董双成、何仙姑演习歌舞,舞台提示为“十番舞”;《康衢乐》中有合璧连珠舞和羽舞,以及“八官持干羽”而舞《大章咸池》;《升平瑞》中有“众持灯上,舞一回下”,“内奏乐,众扮仙童持云灯缓上,并肩立介”,“众缓舞云灯下”。《忉利天》中,魔王波旬演唱《拜佛曲》时,有众人伴舞。剧作中还多次用到散花、撒米之舞,如《仙酝延龄》中麻姑掷丹砂变米,让白粲红粳遍满大千世界;《百灵效瑞》中有十三月花神舞。在蒋士铨的《忉利天》中,散花成为其中一折的主要内容,仪式非常隆重。先是佛母登座,献花人群开始一拨拨上场,忉利天帝释引领二十九天人众为佛母散花,接着是天女六人代表三十三天眷属散花,再后是四王、四贵介散花,最后是观音大士携天女们将宝盖万花散下人间。

各式各样的舞蹈形式,让承应剧舞台丰富多变,同时又承载着古老而美好的寓意,惹人喜爱。